卡优米运营方郑州婴之源公司及多人因涉嫌传销累计被冻结2265万元

反传一线
反传一线
反传一线
445
文章
0
评论
2020年11月26日16:18:45 评论 194

  继母婴品牌“凯儿得乐”与杭州米友圈科技有限公司因涉嫌传销被冻结账户之后,另外一家从事微商的母婴品牌“卡优米”也因涉嫌传销被冻结账户。11月26日,中新观察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注意到一则题为《成都市新都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郑州市婴之源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卫生行政管理(卫生)其他行政裁定书》(以下简称:《行政裁定书》)。

  公司因涉嫌传销被冻结200万元

  据该《行政裁定书》显示,成都市新都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在查处被申请人郑州市婴之源卫生用品有限公司涉嫌传销一案,为防止被申请人转移或隐匿违法资金,且在申请人民法院执行前,被申请人逃避执行。申请人成都市新都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20年6月19日向本院提出申请,要求对被申请人郑州市婴之源卫生用品有限公司名下银行账户(中国工商银行河南省郑州市郑州三全路支行,账号17×××50)存款予以冻结,冻结金额2000000元,申请冻结期限为1年。申请人成都市新都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已向本院提供担保。

  经审查,本院认为申请人成都市新都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依照国务院《禁止传销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八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九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准予申请人成都市新都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提出的财产保全申请,保全金额以2000000元为限。财产线索:中国工商银行河南省郑州市郑州三全路支行,账号17×××50。

  冻结期限为一年。本裁定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如不服本裁定,可依法向本院申请复议一次。复议期间不停止裁定的执行。

  多人因涉嫌传销累计被冻结2065万元

 中新观察注意到,除了郑州市婴之源卫生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婴之源公司)之外,中国裁判文书网还公布了其他行政裁定书。由于篇幅原因,以其中《成都市新都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孙建卫行政监察(监察)其他行政裁定书》(以下简称:《行政裁定书》)为例。

  该《行政裁定书》显示,成都市新都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在查处被申请人孙建卫涉嫌传销一案,为防止被申请人转移或隐匿违法资金,且在申请人民法院执行前,被申请人逃避执行。申请人成都市新都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20年6月19日向本院提出申请,要求对被申请人孙建卫名下银行账户(中国工商银行河南省郑州市郑州三全路支行,账号62×××01)存款予以冻结,冻结金额9400000元,申请冻结期限为1年。申请人成都市新都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已向本院提供担保。

  经审查,本院认为申请人成都市新都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依照国务院《禁止传销条例》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八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九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准予申请人成都市新都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提出的财产保全申请,保全金额以9400000元为限。

  财产线索:中国工商银行河南省郑州市郑州三全路支行,账号62×××01。冻结期限为一年。本裁定送达后即发生法律效力。如不服本裁定,可依法向本院申请复议一次。复议期间不停止裁定的执行。

  此外因涉嫌传销被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人民法院冻结账户的还有孙克明,4400000元;杨洁,250000元;刘秋霞,6600000元。

  据天眼查APP显示,郑州市婴之源卫生用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0月9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刘瑞霞担任法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该公司注册商标为“婴之源”。

  据官网介绍,婴之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婴幼儿护理用品研发、生产及销售的现代化企业。主营销售:卫生用品、护理用品、日用百货、食品、玩具、母婴用品化妆品。旗下拥有卡优米,婴米乐等明星产品。

 中新观察在“卡优米”官网注意到,婴之源公司采用微商的模式发展市场,其代理政策福利包括:创始人团队无限返点;总经销享受福利;总代福利。(具体福利内容如下图。)

卡优米运营方郑州婴之源公司及多人因涉嫌传销累计被冻结2265万元

此外,创始人:婴米乐创始人平移,100箱。婴米乐其它级别代理,新品拿货200箱即可成为创始人,并可参加三亚会议,大包一箱4包,小包一箱8包,可以混拿,200箱可以提走100箱,留公司100箱享受公司前期推广的包邮代发。卡优米总经销拿货40箱升级,补货20箱提走10箱,公司包邮10箱代发。

  除了模式涉嫌传销之外,该公司售后服务令人堪忧。今年9月1日,据“二三里”报道,安徽界首饶先生刚出生小孩不足一个月,经朋友介绍,购买的是郑州市婴之源卫生用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卡优米”尿不湿产品,饶先生爱人在使用时突然发现:里面有黑色斑点,仔细查看发现是黑色硬块(很像老鼠屎),进一步拆开包装发现,里面竟然有两片尿不湿有黑色异物。发生此事后,饶先生及时和界首的代理商进行了沟通,他们认为把存有异物的尿不湿拿走,然后赔付二代尿不湿产品。

  对此,饶先生拒绝并认为,此事发生后,给其爱人和家人带来巨大心理伤害,代理商和厂家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但至今没有结果。

反传一线
  • 本站部分内容转自互联网,或者是用户的投稿发布
  • 若有侵权,请及时与本站联系,[email protected]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